2020年4月24日 星期五

侶倫的《窮巷》



香港文苑書店1952年初版。書影來自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


香港文苑書店1952年初版。書影來自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

《窮巷》是侶倫第一部長篇小說,1948年動筆,隨寫隨刊於夏衍主編的《華商報》副刊《熱風》上,由1948年7月1日起,連載至8月22日止,共約3萬6千字。恰遇夏衍離開報館,新人上場,編輯方針有變,侶倫只好將連載停了。

當時新民主出版社有意出版《窮巷》,可是侶倫還未完稿。未幾出版社為配合時局,打消了出版計劃,那小說版權便轉到初步書店那裏。

這樣過了三年,到1952年春,20萬字的小說脫稿,初步書店老闆胡鐵鳴卻要將書店遷到大陸,那版權再轉給學林書店(老闆葉穩裕)名下的文苑書店。《窮巷》終於在1952年1月由文苑出版,分上下冊,共400多頁,書內有侶倫弟弟李向陽的插圖。

鑒於小說曾在左報連載,書名有個「窮」字也容易引起「敏感」的聯想,此書銷到南洋時,書名改為《都市曲》。


文淵書店(亦即文苑書店)在1958年1月,出版了一厚冊的《窮巷》(新訂本),後來又將書恢復成兩冊出版,書名改作《月兒彎彎照人間》,封面畫着一個黃澄澄的半邊月,而底色我見過有藍色和褐色的。它沒有出版日期,因書前的〈序曲〉中開頭原說是「香港,一九四六年春天」,今回卻改成了「香港,一九六二年春天」,估計是1962年出版的。



這《月兒彎彎照人間》侶倫從未提及,他的好友溫燦昌編過好幾份「侶倫創作年表」(註),都不見著錄。這有兩個可能,一是兩人不知有它的存在,但文淵是侶倫的出版商,他不可能不知道。二是書重版時雙方弄得不愉快,所以故意不提。梅子有這個說法:

「出版人這次把讀者當阿斗,居然夠膽將小說開頭的『一九四六年』改為出版當年的『一九六二年』。無端把故事發生的時間推遲了十六年,卻忘了這一改,小說中細節的事實露了破綻!這興許也算得是香港出版史上的荒唐之舉。作者對此,頗有意見,無奈版權已賣出,唯有裝聾作啞,視而不見。」

香港三聯書店1985年7月重印《窮巷》,侶倫在〈寫在《窮巷》新版本前面〉中說:

「這個新版本付排之前,曾在個別地方修改了一些字句,也改動了一些小小的故事環節。書裏的插圖由李向陽按照舊版圖重新繪畫,還另外增加了十幅插圖。此外,新版本與過去版本不同的地方是,小說前面加進一篇〈序曲〉。這篇〈序曲〉是《窮巷》初版時就抽出了的。」

最後一句似乎說〈序曲〉不曾在舊版《窮巷》出現,今回新版是首次收錄,但其實已見於《月兒彎彎照人間》。

註:溫燦昌編的「侶倫創作年表」有:

1. 侶倫創作年表,《讀者良友》第1期,1984年7月。
2. 香港作家侶倫創作年表(上)和(下),分別發表於《新晚報‧星海》1988年4月3日和4月10日。
3. 侶倫創作年表簡編,《八方文藝叢刊》第9輯,1988年6月。
4. 侶倫創作年表簡編,《香江文壇》總第16期,2003年4月。

參考:

1. 侶倫〈新訂本題記〉,見《窮巷》(新訂本),香港文淵書店1958年1月。
2. 侶倫〈說說《窮巷》〉,見侶倫《向水屋筆語》,香港三聯書店1985年7月初版。
3. 侶倫〈寫在《窮巷》新版本前面〉,見《窮巷》,香港三聯書店1987年初版。
4. 梅子〈《窮巷》二題〉,《香港文學》第41期, 1988年5月5日。
5. 張詩劍〈論侶倫的代表作《窮巷》〉,《香江文壇》總第16期,2003年4月。
6. 羅琅〈侶倫與《窮巷》〉,《作家》總第41期,第70-72頁,2005年11月。
7. 許定銘〈閱讀侶倫三題〉,見《文學評論》2014年10月號。
8. 許定銘〈侶倫著述史料編年〉,見《香港文化資料庫》2016年2月12日。
9. 許定銘〈這也是《窮巷》〉,見《香港文化資料庫》2016年4月12日。
10.侶倫《窮巷》,見《香港文學通訊》2014年12月第137期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