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

古劍近況


以上是我另一網文的截圖。

按:古劍已從珠海回到香港。最近有書友跟他通過電話,說是「話音清朗,聽來精神不錯」。不過,他畢竟已79歲,身體不大好,眼疾也嚴重。好友沙葉新去世,他流了老淚。

他的書我有不少,翻翻書架,早期的《有情人間》(香港山邊社1985年11月初版,可能是第一本書)、《書緣人間》(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09年3月初版)等仍在。記得有本收錄《文學世紀》編者的話的,可惜找不到,大概已丟掉。上網搜查他的書,在大陸還出過幾本:《聚散》(北京海豚出版社2014年8月)、《箋注》(河南文藝出版社2015年9月)和《信是有情》(浙江大學出版社2017年4月)。前兩者都是精裝,《箋注》的裝幀尤其不錯。《信是有情》的〈前言〉說:「這是我最後一本書了……我這一生該做的事和能做的事,做完了,餘下的唯清風明月。」語頗悲涼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