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

巴金的明星效應──讀周立民有感


巴金1984年10月中至11月訪問香港,接受中文大學授予榮譽博士學位。周立民說,巴金在香港引起了明星般的效應。但他視線所限,只引述了香港《文匯報》和《大公報》的新聞;而對香港情況稍有認識的,都知道這兩份報章銷量有限,沒有甚麼代表性。倘若他願意又有機會多參考其他報章,答案可能不一樣:巴金訪港,並不十分轟動。

那《文匯》、《大公》大吹香港讀者怎麼怎麼愛讀巴金,可是提來提去,都只是「激流三部曲」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。這其實不算巴金第一流的作品。他寫得最好的,不是這三部,當然也不是《隨想錄》,而是司馬長風稱之為「人生三部曲」的《憩園》、《第四病室》和《寒夜》,其中又以《寒夜》最上乘。沒有讀過,甚至不知道有這三部,卻侈談愛讀巴金,不怕笑壞人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