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

減法

其實學甚麼都好,往往貪多務得,打個比喻,就是加法,卻不懂得去減。像那獨孤求敗,年輕時愛用不同的劍,利劍、重劍,中年以後就草木皆是劍,無劍勝有劍,用的也是減法。我學畫時日尚短(才六年),老師教技巧,同時也教觀畫,通常滿紙煙雲,「沒有透氣位」的,都是平庸之作;能疏,能留白的,方為上品。但初哥如我,下筆總是不放心,甚麼都往紙裏擠,要減,當真不容易,畢竟獨孤大師也要花好幾十年才悟道。而吉仔,沒有怎麼提點,一上手就是減法,像這幅,我橫看豎看,都覺得了不起。不知他真有天賦,還是碰巧而已。若是前者,悟道比獨孤大師還早,可不簡單啦。


今天,我來個效顰,也將孟克的畫塗黑了,可惜最後不知如何收結,只好求救於吉仔,替我補上幾筆。這幅父子合作的,也算不差啊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