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

《黑麗拉》出版的衍變

《黑麗拉》是侶倫的第一部小說集,1941年7月由上海/香港中國圖書公司初版,印數1-2500冊,售港幣七角。

侶倫1984年接受《讀者良友》(杜漸主編)訪問,說《黑麗拉》出版後大受歡迎,「兩三個月內就印第二版,而且很快就賣光。」戰後他回到香港,出版社要求重印《黑麗拉》,為了節省成本,他「減少了兩篇小說,同時覺得《黑麗拉》名字洋化了些,不大好,便用另一篇小說作題名。」



他在香港重印的《黑麗拉》,書名改為《永久之歌》,版權頁寫着:

中華民國三十年七月初版
中華民國三十二年十二月再版
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六月三版

那初版日期當是《黑麗拉》的。

再版日期可能也是《黑麗拉》的,但比初版隔了兩年,不是如侶倫所說「兩三個月內」。

三版日期應是《永久之歌》的。

我在《布衣論壇》網站還見過《黑麗拉》的第三版,出版者仍是上海/香港中國圖書公司,版權頁寫着「中華民國三十二年四月三版‧5001-8000冊」,售價則是儲幣拾貳元正。



這個三版日期與上面的再版日期有衝突。

再版是民32年12月,三版卻是民32年4月,早於再版日期。

不過,我發現那三版的資料是另外用紙條貼上去的,那售價也是貼上去的。我請書主撕掉紙條,原來就是初版。


那書主又翻查了《民國時期總書目》(北京圖書館編,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86年至1997年陸續出版),裏面說《黑麗拉》初版日期是1941年(民30年)7月,但再版日期是1941年12月。

《民國時期總書目》是依據原書編錄的,大致可靠,這個再版日期倒跟侶倫所說的脗合。

我也翻查過《香港文學大事年表》(黃繼持、盧瑋鑾、鄭樹森主編,香港中文大學1996年)。在1948年(民37年)6月有一條說:「侶倫小說《永久之歌》(即《黑麗拉》出版)。」沒有更多資料。

不妨整合一下各種出版日期和版次:

(1)中華民國三十年七月初版
(2)中華民國三十年十二月再版
(3)中華民國三十二年十二月再版
(4)中華民國三十二年四月三版
(5)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六月三版

第一條至第四條該都是《黑麗拉》的。

第一條依據《黑麗拉》初版,當可信。

第二條依據《民國時期總書目》和侶倫回憶,也大致可信。

第三條依據《永久之歌》,可能是手民之誤,將「三十年」誤植「三十二年」,或侶倫記憶有誤,以前者機會較大。

第四條是初版冒充三版,存疑。

第五條依據《永久之歌》和《香港文學大事年表》,可確認就是《永久之歌》的初版日期。《黑麗拉》出了兩版,來到香港就是第三版了。

去蕪存侶倫之後,變成這樣:

中華民國三十年七月初版(《黑麗拉》)
中華民國三十年十二月再版(《黑麗拉》)
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六月三版(《永久之歌》)


《永久之歌》內有篇〈三版附記〉,說「《黑麗拉》到再版出書時,戰事爆發了。在兵荒馬亂之中,據說也全部賣光了。離亂幾年,我自己想尋找一本再版的書,一直也沒法找得到。」

說「也」沒法找到再版本,是曾經見過,後來再「也」找不到,還是從來未見過?如果從來未見過,會不會此書根本未曾再版,只是出版商為了促銷,便將書貼上再版、三版字樣?那麼港版《永久之歌》其實不是三版,竟是再版?

《黑麗拉》收錄了小說七篇:〈黑麗拉〉、〈迷霧〉、〈絨線衫〉、〈鬼火〉、〈西班牙小姐〉、〈永久之歌〉和〈母親說的故事〉。

《永久之歌》「減少了的」兩篇小說是〈迷霧〉和〈鬼火〉。

參考:

1. 布衣書局論壇2011年9月30日。
2. 香港文學通訊第73期

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