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2月23日 星期六

Edelweiss

《The Sound of Music》(港譯《仙樂飄飄處處聞》,大陸則譯《音樂之聲》)是一九六五年的出品,但我看此片時,已是七十年代,仍津津有味。那時跟國文老師通信談起它,老師也大嘆「真真好戲也」。據說它當年跟《Doctor Zhivago》(港譯《齊瓦哥醫生》,大陸譯《日瓦戈醫生》)爭奪奧斯卡,後者卻滑鐵盧。我有個影痴同學,大嘆可惜,批評評審無眼光。

我卻不以為然。兩片都是反對極權政治的,《仙》情節豐富,且敘述流暢,讓觀眾不自覺就投入其中,深為感動。《齊》則不時有畫外音作旁白,對觀眾不無干擾,單是這表現手法,就大為遜色。

《仙》記述上校與家庭教師的感情,兩人年齡相距頗大。他們由互相抗拒,而至互相吸引,劇情徐徐發展,卻毫不突兀。英國著名小說《簡.愛》也是說男主人與家教「忘年戀」的,歷經多少波折才得在一起,也十分動人。不知《仙》是否受了《簡》的啟發?

《仙》片中飾演家教的茱莉安德絲真是美麗極了。她初進上校府還不失少女天真,後來成了上校夫人,又自然地添了成熟婦人的韻味,令人愛惜。當年她曾是我夢中情人。我恰好有個同學長得頗像她,也就暗戀起她來。畢業後,我繼續升學,她則出來辦事。我們曾通過一陣子信,後來不知怎的,她忽地沒有來信,跟著便失去聯絡,我還為此傷心了好些日子。她那時在希爾頓酒店工作,早已拆卸了。從前我每逢路過那兒都興起一陣懷想,現在要回憶也無憑了。

《仙》片中說到納粹黨侵入奧地利,許多人都紛紛轉軚,投向納粹,獨是上校仍未表態,便成為眾矢之的。一回,上校一家被迫上台為納粹表演歌舞。上校便大唱一曲《Edelweiss》。這是奧地利民歌,訴說戀鄉情懷的。當上校唱到“bless my homeland foreover”,一時哽咽,竟唱不下去。茱莉見狀,連忙領孩子出來接力唱,才替上校解了圍。表演完畢,他們便流亡天涯了。

《仙》片裏有不少歌曲,像《Do-Re-Mi》、《The Sound of Music》等,都膾炙人口,但因為上校那一幕,我對《Edelweiss》特別難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