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1日 星期一

發哥哥搬家

發哥哥要搬家,他家中亂得難以想像。衣衫鞋襪隨處放不用說,書本雜誌更堆得滿屋都是,每走一步,就差點沒給書本絆倒。

他這個人據說愛讀書,實情愛的是買書。他之買書,正如發嫂嫂(嗯,雖然在目前階段,她還只是「準」發嫂嫂,但省略那個「準」字,也無不可)、馬可斯夫人之愛買鞋子一樣,都是為了虛榮,為了佔有,多於切實需要。有時發哥哥陪發嫂嫂逛商店、珠寶店,她每看見漂亮陳列品都兩眼發光(尤其在珠寶店,天),那時候發哥哥就對她大念咒語:物慾,不過物慾罷了。有時也頗湊效,使她猛然驚醒,回頭是岸。

其實發哥哥買書時,也該對自己念念那咒語。好些書買回來就從未翻過,有時甚至同一本書也買了兩次……

噢,話說多了,只是想說,發哥哥要搬家,發嫂嫂深知發哥哥為人雜亂無章,於是下令:本座明天親自出馬,到你家協助收拾細軟!

嚇得發哥哥連夜收拾,但因為東西實在太多,收拾了一整晚,第二天一早起來再努力,仍是茫無頭緒。突然電話鈴聲大作,是發嫂嫂打來的,說她快到了,叫發哥哥到某某茶樓,沖定靚茶接駕!

發哥哥大驚,推開翻倒的檯椅,踢掉纏在腳上的衣衫,惹來一陣塵土翻飛,好不容易殺出一條血路,飛奔出門去。誰知快到茶樓時,才記起口袋裏沒錢。這也是他多年的陋習,說得好聽是為人節儉,實情是吝嗇。如今有了發嫂嫂,要時刻照顧她的起居飲食,倒不能再這樣子了。他連隨跑到附近的銀行,掏出提款卡,剛將卡插進提款機時,猛地背後中了一記,回頭一看,竟然是發嫂嫂!

「嘻,這麼巧,你……你老人家好啊!」

「你好啊,」發嫂嫂說:「你不是在茶樓等我麼?」

「哦,我要準備多些銀兩,好讓你待會吃得好一點嘛。」發哥哥陪著笑。

她鳳眼一瞪,倒沒有多說甚麼,一聲「走吧」,發哥哥急急尾隨。

來到茶樓坐定,發嫂嫂才說起,原來她來的時候迷了路(呵呵,精明如她也有走錯路的時候),轉轉折折,才去到他剛才提款的地方,忽地看見眼前的身影好熟……

「在迷失的時候,突然看見你,那一刻,我的心裏一陣溫暖呢。」她說:「所以才沒有責怪你遲遲未到茶樓。」然後她不動聲色地問:「家居收拾得怎樣了?」

「還好,還好。喝茶,喝茶,正要你老人家來提些意見。」

(一九九九‧十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