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

吳羊璧與「伴侶叢書」


吳其敏與吳羊璧父子雙璧,都是香港著名作家。老吳一九O九年出生,三十年代舉家自大陸來到香港。他當過報刊編輯、電影編劇,著作不少,多是文史小品,內容紮實,饒有趣味。小吳也不遑多讓,香港科華圖書公司有如是介紹:

原名吳筠生,又名吳宜,另有筆名雙翼、章玉、魯嘉、林泥、意妮、唐斐等。一九二九年七月二十五日生於廣東省澄海縣,在汕頭市長大。一九四八年七月來港開始投稿報刊。一九四九年進香港《文匯報》,一九九O年起出任《壹週刊》文稿編輯,一九九五年七月退休。著作有:《龍鳳劍》、《黃河異俠傳》、《今古奇觀雜談》和《現代書法秘笈》之《書體與書史》、《書家與書藝》和《下筆如有神》等十多種。

關於筆名,香港天地圖書公司有這樣的補充:

用的筆名頗多。散文多用雙翼、林泥、章玉等,小說多用雙翼、史賓、意妮、魯嘉(幽默小說)、唐斐(武俠小說)。原名吳筠生,羊璧是最早用的筆名,朋友們都這樣叫,於是做身份證時就用吳羊璧這個姓名了。

此外,他亦曾與李怡、吳山、王鷹(後二人是夫婦)於一九六三年一月創辦《伴侶》文學月刊。這雜誌單計香港的銷量,就曾超過萬冊,在當時是非常了不起的。吳羊璧一九六七年左右因事忙不再負責編務,但雜誌仍繼續出版。吳說它出版了一百五十期以上,在六十年代末停刊,然而香港中文大學藏有它的第二一二期,出版於一九七一年十月十六日。

伴侶雜誌社還出版「伴侶叢書」,較出名的有舒樺(李怡)的《當他再來的時候》(中篇小說,一九六五年)和《生活的陰影》(短篇小說集,一九六七年)、舒巷城的《我的抒情詩》(舒的第一本詩集,一九六五年)和《倫敦的八月》(一九六六年)等。《倫敦的八月》二O一五年六月曾在新亞拍賣,屬暗票,我也有出價,卻拍不到。事後問結標價,竟達港幣三千多,令人咋舌。

二O一七年十二月,我偶爾在孔網看見一本曼青的《愛神早在你身邊》,也屬「伴侶叢書」(中篇小說,一九六六年六月初版,王鷹插圖)。這是簽贈本,扉頁寫着「作者贈」,並蓋了朱印,印文赫然是「吳羊璧」。噢,原來吳羊璧還有這個筆名,倒未之聞也。

售此書的店子,地點在東莞,有回返東莞探親,特意發郵問其地址,打算過去看看。誰知店主說,他們早結束了門市,只在網上賣書。不過,店主本人已遷居香港,可在香港交收。我大喜,眼看書店還別的好書,如齊桓於五十年代的小說《禁臠》(屬「小說報叢書」,虹霓出版社出版)等,我挑了幾本,連同曼青的一起訂購回來。

過了不久,我在臉書又買到另一「伴侶叢書」:范劍(海辛)的《難忘的旅程》(中篇小說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初版,王鷹插圖),也是作者簽贈本。

二O一八年四月,又有一本「伴侶叢書」在新亞拍賣,那是呂殷的《三顆心》。呂殷即吳羊璧,這筆名也較少人知。該書亦為暗標,我志在必得,出了個高價,終於得手。到新亞取書時,猛地橫裏殺出一人,大叫「馬吉兄」。談起來,才知道他是臉書書友,也是吳羊璧粉絲。他今回也有出價投《三顆心》,可惜敗了給我。稍為遺憾的是,呂殷這本書,拍賣目錄說是出版於一九六五年,我以為是初版,拿上手才知道是一九六五年六月再版。

我的三本「伴侶叢書」,在版權頁都有個編號──《難忘的旅程》是A013,《愛神早在你身邊》是A017,《三顆心》是A001──想來是叢書的編號。那麼《三顆心》便是叢書的第一本了。

2018年5月9日 星期三

兩幅習作


陋室隨緣住,孤煙白鳥程,由來各有適,豈必用浮名。


深山葉落驚飛鳥,尋幽探勝我獨行,百轉千迴疑無路,但聞流水響清音。

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

減法

其實學甚麼都好,往往貪多務得,打個比喻,就是加法,卻不懂得去減。像那獨孤求敗,年輕時愛用不同的劍,利劍、重劍,中年以後就草木皆是劍,無劍勝有劍,用的也是減法。我學畫時日尚短(才六年),老師教技巧,同時也教觀畫,通常滿紙煙雲,「沒有透氣位」的,都是平庸之作;能疏,能留白的,方為上品。但初哥如我,下筆總是不放心,甚麼都往紙裏擠,要減,當真不容易,畢竟獨孤大師也要花好幾十年才悟道。而吉仔,沒有怎麼提點,一上手就是減法,像這幅,我橫看豎看,都覺得了不起。不知他真有天賦,還是碰巧而已。若是前者,悟道比獨孤大師還早,可不簡單啦。


今天,我來個效顰,也將孟克的畫塗黑了,可惜最後不知如何收結,只好求救於吉仔,替我補上幾筆。這幅父子合作的,也算不差啊。

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

吉仔的色感

吉仔的繪畫老師經常說他的色感很好,我卻不甚了了,只覺其色調看上去很舒服就是。老師也給我看過其他小朋友的配色,雖是色彩繽紛,卻是雜亂無章,吉仔果然勝一籌。

他也愛玩手機填色的遊戲,填得自是好看,也愈來愈順手,起初有板有眼跟着線條填,漸漸就不甘於成規。像孟克的名畫《吶喊》,他沒有看過原作,只憑感覺去填,便填得很有歡樂氣氛,但他大概也感受到當中的驚恐,那人頭就填上黑色,倒巧妙地跟周圍氣氛形成強烈對比。過了些時,他再填時,便化繁為簡,又有不同效果,境界似更高了。



今天老師讓我們玩一個遊戲,就是由吉仔、我和吉媽填同一幅畫,比較一下。一試之下,我才驚覺,此技藝看似容易,實不簡單。三幅之中,最厲害當然是吉仔的,變化多端,又非常協調。吉媽也不差,但老師說,可能受生活影響,多了束縛。至於我的,簡直亂七八糟,不堪提啦。


吉仔的

吉媽的


我的

我再跟吉仔比拚梵高的名畫,今回自問填得頗用心,但跟他的一比,噢,天呀,不由不寫個服字。原來他已跳出框框,乾脆封掉無用的線條,單用幾種色表達心中感覺,連老師也不禁讚嘆:他色感的天賦甚至在我之上啊。


我的


吉仔的

吉仔其他填色:



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

楊柳風書目


香港作家卓琳清活躍於五六十年代,筆名有容穎、東方珠、聞一知、周天徹等;另有個較為人知的筆名楊柳風,專門寫小說。他原籍珠海三鄉,香港出生,一九四七年開始替報刊寫稿,以維持生計,有《青年知識》、《文學通訊》、《華商報》、《正報》、《華僑日報》、《香港商報》、《成報》、《新晚報》、《大公報》、《文匯報》等。他書畫篆刻都自成一家,其篆刻人稱「卓家刀」。他早年因患麻痺症而成了羅鍋,老朋友背後叫他做「駝背佬」。黃蒙田就說過:「駝背佬的印真不錯。」他舊體詩詞也來得,與文化朋友如高旅、梁羽生等,時有唱和。他沒有兒女,與妻子張靜薇相依為命。妻子一九九八年去世,他第二年也追隨去了。他朋友本想替他辦個遺作畫展,可惜他的畫已成了遺產,動不得,最後不了了之。羅孚說:「琳清夫婦先後去世,他並無後人,更使人悽愴,人生一世如此收場,可哀也。」

他的書今已頗難找,茲編了個簡目,如下:

楊柳風

1. 《不幸的幸運》,楊柳風等,香港聯發書店一九五三年發行,屬「靑年文藝叢書」。
2. 《荒謬的愛情》,楊柳風著,香港晨鳴出版社一九五六年初版。
3. 《未完成的婚禮》,楊柳風著,香港海濱圖書公司一九六三年。
4. 《黑色的年華》,楊柳風著,長篇小說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五年六月初版,二五四頁,定價港幣$5.6。
5. 《真兇是誰》,楊柳風著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七年九月初版。
6. 《催命符》,楊柳風著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七年初版。
7. 《覆瓿小集》,楊柳風著,香港天地圖書一九九七年。

容穎

8. 《自學成功的文學家》,馮瑜寧、容穎編著,香港自學出版社一九五六年。
9. 《窗前集》,容穎、琳子合編,香港宏業書局一九六二年初版。
10. 《青春頌歌》,容穎、意妮等著,香港三育圖書文具公司出版,出版日期不詳。
11. 《社交要訣》,容穎著,香港三育圖書文具公司一九六五年三月,一二七頁,定價港幣二元。
12. 《寫作入門》,容穎著,香港三育圖書文具公司一九六五年三月,一二O頁,定價港幣$1.8。
13. 《再會吧──夢》,容穎著,香港宏業書局一九六九年再版。
14. 《兩顆心》,容穎著,香港宏業書局一九七六年四版。

東方珠

15. 《愛情還要來》,東方珠著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五年。
16. 《秋去冬來》,東方珠著,香港上海書局一九七六年。

聞一知

17. 《奇奇趣報》,聞一知著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初版,一八二頁,定價港幣六元。
18. 《科學珍話》,聞一知著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七年。

周天徹

19. 《世界風物》,周天徹著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六年九月初版。
20. 《中國風物》,周天徹著,香港中流出版社一九七七年九月初版。
21. 《中國山川風物誌》,周天徹編寫,香港上海書局一九七七年。